分不清真实的梦和承诺遭受不幸的区别?二手房不能马虎吗?

栏目:新闻 发布时间 2020-10-15 人气 

来源:https://www.wxnmh.com/thread-7901785.htm

TAG:无

侵权:admin@heimacode.com

免责声明:本文图片引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黑码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黑码网认同其观点。

简介:“欢迎大家来到瓜姐的新专栏,从今天开始瓜姐会在每周四和周六发瓜给大家“排忧解难”!宝贝们有任何想问的问题,都可以在留言里告诉瓜姐哟!(zz类的不可以哈),瓜姐会在里面随机挑选,在下一期专门解答!”各位瓜友大家好呀,又到了瓜姐每周“一问异...

“欢迎大家来到瓜姐的新专栏,从今天开始瓜姐会在每周四和周六发瓜给大家“排忧解难”!宝贝们有任何想问的问题,都可以在留言里告诉瓜姐哟!(zz类的不可以哈),瓜姐会在里面随机挑选,在下一期专门解答!



各位瓜友大家好呀,又到了瓜姐每周“一问异答”的时间了!


﹌﹌﹌﹌﹌﹌﹌﹌﹌﹌﹌﹌﹌﹌﹌﹌﹌﹌﹌﹌﹌﹌﹌﹌﹌﹌﹌﹌﹌﹌﹌﹌﹌﹌﹌﹌﹌﹌﹌﹌﹌﹌﹌﹌﹌﹌﹌﹌﹌﹌﹌﹌

前几天扒爷接到热心瓜友举报,说是某视频网站的up主居然抄袭瓜姐往期的推送内容!

扒爷根据瓜友提供的线索查找,果然发现——该人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照搬照念瓜姐往期的推送内容,且不标明出处
 


在版权信息满天飞的时代,扒爷和瓜姐都不相信,该人的行为是法律意识薄弱造成的,所以,瓜姐在此再次声明:
 
除扒爷的相关账号外,瓜姐没有与任何个人和平台合作!

并且,扒爷提醒瓜姐,为了不给该人引流涨粉,不在此公开该人的相关账号。
 


俗话说,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
 


文豪的经典内容被后辈借鉴,且在原有基础上有所加工将原有内容的内涵和档次提高一个阶层的话,相信被借鉴的文豪内心是欣慰的;
 


但当瓜姐得知自己的往期内容被照搬照念后,按压不住的疑惑在内心播散开来:
 
瓜姐作为一个初中险些没毕业的学渣+文盲,写的这种驴唇不对马嘴逻辑混乱幼稚没营养胡言乱语都能被人照搬,甚至连题目都不改…
 
导致瓜姐很好奇——该人的文化层次到底有多低呀
 

要不要在瓜姐这请个文昌符
 


到此为止,让我们言归正传~
 
上周说到阿道长被鬼大爷求助,请他给鬼大爷儿子送信的内容;
 
其中提到,活人轻易不能答应鬼的要求,否则一旦没有达到鬼的要求,它们就会不停地纠缠活人。
 


这让瓜姐想到,在七八年前的某次聚会,一位叫善善的女孩讲给大家的亲身经历↓
 

善善的家境很好,爷爷奶奶那一辈就算是富豪家庭
 
虽然爷爷走得早,但是奶奶精明能干,带着儿孙们一起在发家致富的路上不回头~
 


可也有例外,善善的大姑家条件就差了点,以至于全家几乎人手一套房,唯独善善的姑表姐乖乖,没有房产。
 


奶奶早就安排好了财产的分配,一家大小都无异议,只有相对窘迫的乖乖,成了奶奶心中最放不下的挂念:
 
如果奶奶把自己住的这套房赠予乖乖的话,其余的亲人会不会有意见
 


毕竟按照法律来说,目前奶奶住的房子儿女们都有份
 
可若按照法律分配的话,乖乖连套房子都没有,将来结婚了会不会被婆家瞧不起
 
万一离婚了,将来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可怎么办?
 


焦虑归焦虑,但身体硬朗的奶奶也没太着急操办这个事——她实在拿不准,其余亲人是否同意乖乖独自继承奶奶住的房子!
 
因为作为经过大风大浪的老人,她完全清楚,面对物质的时候,人心什么样。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年事已高的奶奶突发疾病,去世了
 
临走前,她已经说不出来话了,但拉着乖乖的手,直到咽气了,都没闭上眼睛。

家人们很伤心,将奶奶送走后,谁也没有心思去处理最后一套房子。

谁知道在奶奶百日后,善善突然梦见了奶奶…
 


尽管梦里的奶奶精神焕发,但一直哭哭啼啼地说:
 
“你姐姐还没有房子呢,怎么办、怎么办…”
 
见奶奶伤心,善善也哭得一塌糊涂,她这时候告诉大家,其实她那时候忘了奶奶已经去世了
 


哭了很久后,奶奶说:
 
“善善啊,奶奶放心你,相信你将来面对什么困难都可以处理的很好,可是乖乖跟你不一样,她性格懦弱,要是将来没了工作、或者婚姻不幸福,可怎么办啊!”
 
这时候善善说:
 
“奶奶你放心,家里这么多亲戚,谁都不可能不管她啊。”
 


奶奶说:
 
“亲人再亲,也各有各的苦衷,不瞒你说,奶奶本想把那套房子给乖乖的,可就怕你的叔叔姑姑们不同意啊…”
 
不等善善说话,奶奶继续哭着说:
 
“能不能辛苦你,把我住的那套房子过户到乖乖的名下?咱家就你最聪明,我只能求你了呜呜呜…”
 
善善想也没想,回答道:
 
“你放心吧奶奶,这事就交给我了…”
 


等善善再想起这个梦的时候,已经好几天以后了
 
善善只以为是自己太想奶奶,除了难过以外,她答应奶奶给表姐过户房子的事,根本没往心里去
 


此后,每隔两三个月,善善就梦见奶奶一次。
 
每次都是奶奶红着眼眶,站在对面仿佛要说什么,可善善在梦里见奶奶不说话只会干着急,也把奶奶交代的事情忘到天涯海角去了。
 


一年多以后,家里终于有人提到奶奶的这套遗产了;
 
可亲人们商量好久都没达成统一的意见,而受奶奶委托的善善,根本就没跟着参与相关聚会
 


终于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半,善善加班后开车回家;
 
灯火通明没有人烟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善善发现,奶奶坐在了副驾的位置
 
说到这里,她又强调了一遍——自己已经忘了奶奶去世了
 


善善仔细回想,她当时很自然地问奶奶,已经这么晚了,要不要去她(善善家)家住。
 
结果奶奶有些不满地数落道:
 
“我可不去,自己住多自在啊,我去了你还得伺候我,这不给你添麻烦了吗?
 


善善不明白一向慈爱的奶奶怎么说起这样的话,她不敢顶嘴,默默地看着眼前笔直的马路和路灯,专心开车。
 
奶奶继续说:
 
“你一个人住着大房子挺自在,你姐呢?她连套房子都没有,你们一家家都有钱有房,成天好吃好喝,谁也不想着帮衬乖乖一把…”
 


善善一听头就大了,但嘴上还是安慰着:
 
“奶奶,您别急啊,等乖乖打算买房的时候我给她出一部分钱不就得了。”
 
谁知道奶奶突然发火了,训斥着说:
 
“那乖乖不得欠你一辈子人情?你把我那套房子过户给她啊!你早干嘛去了?”
 
这时候善善心里一惊,突然想起奶奶已经去世一年多了
 


同时她也想起,奶奶在梦里曾经委托过她一样的事情,可自己根本没记住!
 


善善情急之下踩了刹车,却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开到了一座因施工被拦截的大桥上
 
她先是确认副驾驶上没有人,紧接着转身向后看去——这一路明明没有路灯,而且她知道这座桥因为施工有禁止通行的牌子
 


可善善确信,在她回过神来之前,这一路路灯明亮,道路通畅,没有任何阻拦;
 
最最惊险的是,善善若不停车,马上就会从前面的断层冲到河里
 


那天夜里,善善坐在停车的地方好久不敢动,她一边撕心裂肺地哭,一边回想每次梦见奶奶的场景,心里既后悔后怕
 


接下来有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善善不停地做亲戚们的工作,让他们同意把奶奶的房子过户给乖乖,同时还托人找高人,想知道该如何摆脱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答应奶奶的事情
 
后来,善善在某位高人的建议下,带着乖乖去给奶奶上坟,除了向奶奶道歉外,还让表姐向奶奶保证,这个事情由她自己亲自去办,才算了结。
 


但据善善说,在过户的过程中非常不顺利,好像涉及到代位继承的规定,这些瓜姐不懂鸭,所以我们就此打住喽
 


Emmmmm,刚刚瓜姐发呆的时候突然想起在高中时候,听马同学讲过的一件事…
 


马同学初中有个好朋友,叫“明明”吧
 
明明的父母是典型的工作狂,导致明明常年下学后,都自己在家里待到半夜才能看到父母;
 


就这样,马同学总在下学后到明明家写作业。
 
可奇怪的是,马同学总觉得明明的行为很奇怪
 
比如,明明总是开着电视,可她该写作业写作业,该聊天聊天,就是不看电视;
 
这倒罢了,开着的电视不能影响明明,可她却时不时警惕地抬起头,竖起耳朵听周围的动静。
 


一旦马同学问起,明明就笑着说:
 
“我怕我爸妈突然回来…”
 


可次数多了,马同学就觉得奇怪了:
 
她总感觉自己的裤腿或者手臂,有一种实体掠过蹭一下的感觉——那触感,绝对不是风!
 


甚至有一次,电视演着广告,可她自己的耳边传来一阵阵粗糙的呼吸声,由远及近
 


马同学一边顺着呼吸声看过去,一边感觉那气息扑到脸上,有一种班主任从背后俯身看过来的感觉~
 


这时候,明明面不改色地写作业,没意识到马同学正处在疑惑惊恐中…
 
马同学为了给自己壮胆,想挑个话题跟明明聊聊天,可她努力了几次都没从嘴里发出声音来;

以至于都到回家的时候了,马同学才意识到,自己止不住地发抖
 


不过,在学校经历过几次班主任在后门监视大家后,马同学很快就忘了在明明家那次令人害怕的时刻。
 


好日子没过多久,马同学在明明家接连遭受两次惊吓
 
这一次,马同学本想留在明明家住一晚;
 
写完作业后,两个人一左一右坐在明明的床上看课外书。
 


突然,马同学用余光瞥到,明明又警惕地竖起耳朵听着什么。
 
由于那天晚上明明的父母都出差,家里不会再有人来,所以马同学想调侃一下明明——家里有动静的话除了咱俩就是鬼了
 


可这句话还没说出口,马同学突然感觉头皮发麻!!
 
一只手突然在她的头发上来回抚摸
 


尽管像长辈喜爱孩子那样,但强劲的力度根本没有长辈的慈爱感
 


马同学一愣,惶恐地抬起头,恰好对上明明疑惑的眼神看过来;
 


紧接着,马同学的脖子好像被一只手突然掐住了,让她嗓子里不由得发出一串怪叫:
 
“呃…儿…啊!”
 


明明马上跑到马同学身边,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搂着被子坐了一夜…
 


马同学说,她明显感觉明明有事瞒着她,可她太害怕了,根本不想问;
 
这时候她也想起来自己之前,那种有人在身后看她的感觉,确实有点灵异
 


接下来很多个日子,马同学和明明还是很要好,可她俩谁都不敢提那天晚上的事,就连说话都有点小心翼翼
 
直到初中毕业的假期,两个人出去逛街,明明才略带歉意地跟马同学说起家里的怪事
 


在明明刚上小学的时候,因为父母都加班,没人接送她上下学,于是就买了一套离学校很近的二手房
 
由于90年代大家买房的意识不是很强,外加没人讲究什么风水之类的,就看那套房子便宜、离学校近,家长便火速出手买下来了。
 


其实后来想想还是很奇怪,在邻居都是以880元/平的均价入手的小区里,明明家的房子只有156元/平,确实不正常~

一开始家人们以为是厕所漏水的问题造成的价钱便宜,等一合计装修和维修的费用也没有很贵,一家人就开开心心搬进去了。
 


明明说,在小学那几年,她总是发烧
 
还总能在写作业的时候听见大门“啪嗒”一声
 
但明明可以对着任何一盏灯发誓:
 
她绝对锁好了门!
 


也是搬进那套房子后,明明突然有了梦游的习惯——她说自己总在半夜的时候醒过来,然后看见一个白乎乎的东西穿过关闭的卧室门,然后就看不见了,为了一探究竟,自己总起身追着那东西到客厅,然后突然惊醒,发现自己站在客厅里
 


每当她提起这些“幻觉”,家长就说她是电视剧看多了,可明明自己在家里的时候总能听见有人挪放东西的动静,就只好开着电视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终于有一天,明明的妈妈在晚上迷迷糊糊听见明明站在床边叫道:
 
“妈!”
 
明明妈一下惊醒过来,因为她心里奇怪,明明大半夜跑来找自己干嘛
 


谁知道明明妈一起身,发现床边根本没人,正打算躺下继续睡得时候,又听见明明含含糊糊地说:
 
“哎哟,你怎么在这站着?”
 


明明妈转头看见明明爸揉着眼睛,自语道:
 
“哦,我做梦呢啊,我以为明明站我旁边呢…”
 


明明妈没做声,但回想起明明往日的抱怨,心里开始觉得,这套房子并不简单~
 
(瓜姐在此有一问:大家小时候看见什么是不是都会怀疑自己眼花,或者被父母告知是眼花呢…)
 
不过那时候父母也没意识到什么,只想着反正明明都要上高中了,还不如在高中学校那买套新房,也就没再纠结屋子里奇怪的现象
 


后来马同学还去了明明的新家,不过很多同学在场,她并没觉察到什么不对。
 
当然了,马同学也没再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喽~
 
(友情提示:上述内容为特例,并不是所有的二手房都会有问题!若大家不放心,可以在看房的时候侧面打听一下该小区或房子有没有经历过不一样的往事,一旦疏忽了,要么搬家,要么在当地找高人解决~)
 


其实吧,鬼鬼神神一类在道派里只占很小一部分,还有更高深的学科值得我们去传承

 


甚至很多鬼故事看多了的人们,拜了师以后反倒很失望
 
要知道,真正的高道大德的能耐不仅仅是靠鬼神吓人来换取大家的信任,若大家真的对神秘力量感兴趣,不如先从学习古典文学开始(看这些不是瞎看的吼,神话、经文、典故里都包含着很大的信息量),不然即便真是擅长抓鬼的道士,也要学习古代经典文学的。


这也是瓜姐不太愿意给大家推荐相关经文的原因之一:
 
那样不但有传*教的嫌疑,而且每个人的缘分悟性都不一样,即便是道士拜师入门,师父教的内容也不一样,所以能读到什么经典文学或者经文,看大家自己愿不愿意


如果大家一定想看点什么,不如先去看看干宝的《搜神记》,就当看热闹(瓜姐说过很多次,写灵异内容的目的是给大家看个热闹),顺便还能提高一下自己的文学素养,若有看不懂的句子去网上查查,好不好



本期内容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各位瓜友的捧场,宝贝们还有哪些稀奇古怪的事别忘了留言告诉瓜姐哟!说不定下期的“主角”就是你哟~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下期再见啦!        


客官!在看一下吧~
               
工场 活着 蒙特利尔 基站 许愿 位图 体系 螺丝刀 但这 问及 绝对值 响应时间 欲望 走失 找工作 凑数 柴油车 博格 关爱 日本车 稀有气体 南通 收件人 输送 美格 万户 弓箭手 损坏 取名 委会 翼展 取下 面料 是由 资生堂 闸阀 法则 维空间 金牛 哥特 粘液 致远 有机质 募捐 手掌 小方 则会 格尔木市 家电 无路 鐨勫畨瑁呴敊璇 生化危机 聊天 身故 做一个 起止 学时 索菲亚 不适合 热膨胀 遗属 电车 新机型 第五章 备货 泡妞 北京协和医院 灵长类 制式 解除 奋斗者 分类法 服役 转成 专利费 直播 大字 不行 个数 我来 换来 秩序 加热炉 飞语 光量子 沃土 归真 天气 足够 出产 涌浪 美商 win10 业务收入 斯宾塞 带人 没见过 堪培拉 不含 种业
资源来源网络,若未解决请查看原文

本文地址:https://www.heimacode.com/article/60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