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民,都与你我有关!

栏目 微信 发布时间 2020-10-01 人气 

来源: https://www.wxnmh.com/thread-7832072.htm

TAG:无

简介:9月30日的清晨,我在960万平方公里的西北边陲——新疆布尔津,敲下这段文字。向西100公里,就是国境线;当绝大多数的国土已经被第一缕阳光所照耀时,阿勒泰仍然笼罩在薄雾中。昨天,我从乌鲁木齐奔赴而来。抵达布尔津时,已是迟暮。夕阳下,我看...



9月30日的清晨,我在960万平方公里的西北边陲——新疆布尔津,敲下这段文字。

向西100公里,就是国境线;

当绝大多数的国土已经被第一缕阳光所照耀时,阿勒泰仍然笼罩在薄雾中。


昨天,我从乌鲁木齐奔赴而来。

抵达布尔津时,已是迟暮。

夕阳下,我看见了带着浓重赛博朋克风的绝美剪影——


一望无际的旷野上,冷漠矗立着上百台巨大的风力发电机;

残阳如血,打在风力发电机的巨大扇叶上,泛着冰冷的金属色;
土地被染成红色,阴影被拉的老长……

就在那一刹那,我们会深刻的感知到一种力量:

这个偌大国家的各个边边角角,都能给我们带来惊喜与热爱。

哪怕是距离国境线不到100公里的西北边陲,也依旧能感知到惊喜和热爱。


这些惊喜与热爱,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奔赴、去拥抱。

今年的我们,对于这种热爱感知的更为深刻。

在海外疫情仍在肆虐的当下,我们却可以在即将到来的黄金周,奔赴向大河山川,去浪荡、去疯狂、去欢闹……


这背后,有千万人口大市、九省通衢之地关闭离汉通道的牺牲;也有4万名医务人员白衣执甲的星夜驰援;还有14亿国人信心坚定的众志成城……

跨越冬与春,经历生和死。

14亿国人走了出来,而有些人却永远停留在那个漫长的冬天。

他们是江学庆、刘智明、李文亮、夏思思、彭银华……他们用哨声警醒众生,以生命践行使命,用大爱守护苍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这场灾难中被英雄救下的幸存者。

我们这些幸存者,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我们还活着;

不幸的是,世界已经陷入充满挑战的Hard 模式。

经济失速的阴影,再次笼罩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黑天鹅频频出现,全球正在脱钩,贸易壁垒日趋厚重;大国竞争,正在全面化;

民粹的恶魔,再次抬头;法治的精神,仍在遭受挑战;社会的公允和公义,在灿烂阳光下偶尔被既得利益者的乌云笼罩。

在Hard模式里,除了有密布的阴云,还有新生事物破土而出的新鲜与潮湿——

5G、直播带货、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流媒体、垂直黑灯工厂……


当技术进步、经济增长、社会迭代和风险递增的宏大叙事,分散在每个普通人的每个寻常日子时,我们栖息在这片土地上,深刻感知到了脚下步履的沉重与艰难。

这是一个进亦忧退亦忧的剧烈波动时代。

身处在这个大时代里的普通个体,都被带入到一种对立冲突中——

既带着对现实社会的批判性思考,又时常对未来社会充满茫然和期待。

有人讨厌对立、冲突、波动和不确定性。

但我奉劝每一个普通人,对于这些,要保持庆幸。

因为每一个充满不确定的时代,总会衍生出新的机遇;因为只有不确定的凿击,才能在旧的财富版图上,敲出新的裂痕。

裂痕之处,有光透出。

那是新的财富分配,那是新的阶层转化。

当所有的故事于时间的渡口汇合,那就是时代的大江大河。在这条大江大河上,我们所有人都行进在同一条船上。

众人划桨开大船,船到中流。

岸上有人半渡而击,众人更需勠力挥桨。

面对未知世界,悲观和乐观不是仅存的选项。

我们还可以选择让自己强大起来,并做好准备。当风从大河吹过的时候,它认不出船上人的心情,却能认出高高扬起的船桨。

有人说,我们是波动时代的见证者。

不,我希望我们大家能成为波动时代的参与者。

我们穿行在历史的经纬中,我们奔流在时间的山川里,我们迎着光,扬起桨。

个中纵有蹉跌,气象犹在更新。

我个人特别喜欢,鲁迅先生在病榻上写的一段话:

街灯的光穿窗而入,屋子里显出微明,我大略一看,熟识的墙壁,壁端的棱线,熟识的书堆,堆边的未订的画集,外面的进行着的夜,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我存在着,我在生活,我将生活下去,我开始觉得自己更切实了,我有动作的欲望……


这个国家的历史,已经写在史册上。

这个国家的今天,正从我们的手中创造。






资源来源网络,若未解决请查看原文

本站资源全部都是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至:admin@heimacode.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侵权内容 。